在線公告

圖片新聞

文章內容

它與恐龍“同齡” 身價高達40萬

發布時間:2014-03-28

它與恐龍“同齡”身價高達40萬

價值40萬元的5歲成年母龜。

它與恐龍“同齡”身價高達40萬

鄧德明和他的黑頸龜。

  這種烏龜不簡單,已在地球存在兩億年,南雄是其重要原產地,當地一下崗工人靠它成了億萬富翁

  文/圖 記者卜瑜 通訊員劉晨、廖春花

  在南粵大地上,生長著一種與恐龍“同齡”卻行跡隱秘的奇特烏龜。與一般同類不同,全身發黑的它常在雨后出現,以散發一股奇特的味道來御敵,這就是黑頸烏龜。多年前令人生厭的黑頸烏龜,如今搖身一變成為炙手可熱貴比黃金的“寵兒”。而一位南雄的下崗工人,通過“偷師”鉆研黑頸烏龜的養殖技術,用14年的時間積累了億萬財富。昨天,記者走進了被人稱為“南雄龜王”的鄧德明的家中,聽他講述了鮮為人知的傳奇故事。

  嶺南人

  南雄龜王

  一池烏龜價值過億

  幾十年前,在粵北農村,有這樣一種奇特的烏龜總能勾起人們的回憶。一場大雨過后,總會有一只或者數只奇怪的烏龜從自家庭院里的天井溝渠里爬上石階,然后在院落里留下爬行的痕跡。當有雞或者狗上前挑釁,這種烏龜就會把腦袋和四肢躲在龜殼里,發出一種特殊的臭味來保護自己,使挑釁者無法下“嘴”。這種龜被稱為“黑頸烏龜”,也被當地人俗稱為“臭龜”。

  就是這種當年令人生厭的臭龜,卻讓下崗工人鄧德明找到了一條創富之路。當記者在南雄見到黑頸烏龜的養殖大戶鄧德明時,只見他個子不高,穿著樸素,很難讓人相信他就是在南雄出名已久的“龜王”。

  一棟普通的7層居民樓,鄧德明的家就在頂樓。頂樓上一個50平方米的小池子是鄧德明的龜池。這個構造簡單隨意的頂樓,砌了兩個龜池,池水混濁,散發著陣陣臭水溝的味道。一條兇猛的藏獒在一旁看守,一般人無法靠近。

  “這個池子就是我的全部家當,”鄧德明抓起一只烏龜說,“池子里的上千只黑頸烏龜價值上億元。”現在黑頸烏龜價格暴漲,“龜苗每只上萬元,成熟可繁殖的種龜一只至少30萬元。”

  創富故事

  曾到農戶家偷學養龜

  1995年,鄧德明還是南雄供銷社的一名采購員。鄧德明偶然在幾個山民手中看到了小時候經常見到的臭龜。“當時就想著好玩,花了一千多塊錢買了十只成年龜。”鄧德明說,那時黑頸烏龜已經不多見了。

  鄧德明打聽到始興有養黑頸烏龜的農戶。“我去那家學習怎么養龜,可別人不告訴我。”于是鄧德明偷偷爬上農家的墻,記下了主人搭配黃泥和沙的比例。回到家后,鄧德明“有樣學樣”,并在每天早晚都到龜池記錄黑頸烏龜的情況。經過一個月的摸索,十幾個烏龜蛋的出苗存活率高達97%。第二年,僅靠龜苗,鄧德明就將一千多元的買龜錢賺了回來。

  一夜被盜讓他“想死”

  2000年是鄧德明的轉折點,他們夫妻倆都下崗了。此時,一個臺灣商人到南雄收購烏龜,說它藥用價值很高,還懷疑野生的黑頸烏龜已經絕種。鄧德明對此并未深信,但還是從山民手中大量收購黑頸龜。

  然而不久后,所有的龜被偷盜一空。“那是2003年3月25日,這輩子我都不會忘記!”看著空蕩蕩的養殖場,鄧德明說:“當時我想死的心都有。”案件最終被查清,價值一百多萬元的龜被小偷40萬元賤賣,錢已揮霍一空。危難時,親朋好友支持鄧德明繼續創業。否極泰來,到2004年中旬,鄧德明終于又擁有了100多只龜。

  建烏龜市場共同致富

  “當時一只剛成年母龜的收購價是一兩百,現在至少要30萬~40萬元。”鄧德明說。2007年后,黑頸烏龜身價暴漲,比20年前翻了幾十番。尤其是作為原產地韶關的純種黑頸龜,更被視為珍品。鄧德明說:“有專家保守估計過,我池里的1000多只龜至少價值過億元。”

  在鄧德明的幫助下,南雄已經有近200家農戶養殖黑頸烏龜,其中大部分是下崗工人。有時候為照顧貧困養殖戶,他就賒賬或者低價賣給他們。

  “我現在不在乎錢了,是時候回報社會了。”鄧德明投資建設的南雄烏龜交易市場正在施工,預計今年完工。鄧德明希望能把黑頸烏龜當做南雄的一塊招牌,推向全國。

  新聞鏈接:

  珍貴的黑頸烏龜

  野生黑頸龜主要分布于越南和我國廣東、廣西。在我省,野生黑頸龜主要在粵北地區出現,尤以產自南雄地區的品種最為典型。被當地人稱為“臭龜”的它可以通過嗅覺來辨別,正宗南雄黑頸烏龜臭味驚人。其次它的頭頂上有一塊黑斑,凹凸感明顯。它的昂貴一是數量稀少,二是具有極高的藥用價值。

  野生黑頸烏龜在國內被列入國家二級和省重點水生野生保護動物,在國際上被列入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RS)附錄Ⅲ)及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紅色名錄瀕危等級的物種。黑頸烏龜是一種古老的物種,曾與恐龍同時存活在地球上,距今約2億年,有活

伊人大相蕉在线看青青_伊人久在线观看视频_大香大蕉伊人之在线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