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公告

圖片新聞

文章內容

王強:真格基金投的四類典型創業者

發布時間:2014-05-15

 導語:王強:真格基金這兩年投的四類創業者:陳歐、季逸超等,他們非常典型地代表了現在新創業時代的年輕人的風貌。

在微軟創投加速器的活動上,真格基金創始人、新東方聯合創始人王強列舉了真格基金這兩年投的四類典型創業者,他們非常典型地代表了現在新創業時代的年輕人的風貌。以下為王強演講內容整理:

2010年3月之前我們投了陳歐。

他從2010年3月開始走進垂直化妝品市場,我們也沒看好,你連女朋友都沒有怎么能熟悉化妝品呢?創業得有起碼的真知。陳歐說我對市場有敏銳的感覺,當一聊到他對市場狼性的時候,我們覺得他無論做什么,他都會開拓出屬于他的東西。所以當年小平慧眼,在陳歐剛創業的時候投了30萬美金,整整四年,如果今年能夠順利在美國上市,這個公司整整四年,從第一周的銷售額9萬,到今年按照他們的預算銷售到100-120億。

這樣一個突飛猛進本來不可能,有阿里巴巴有騰訊,你怎么會短短的四年殺出這樣一個東西,他這種狼性體現他根深蒂固生命存在的豪邁。陳歐自我營銷并不是大家策劃的,是他憋不住了,為什么找人代言,我為我自己代言,這反而產生了巨大的反響,呼應了這種營銷的速度,所以突飛猛進。陳歐是代表了一類,做初創公司成為自己生命存在的一種宣言。

第二我們投了一個小孩季逸超,今年21歲,他是一個極客,19歲就做了手機上的瀏覽器猛犸,現在這個猛犸瀏覽器仍然有幾十萬人在下載。他一輩子只是選擇那些和直接現實沒什么關系的事,他的口頭禪就是找沒用的事來做,這是我人生的樂趣。

我們發現這個也是現在新一代創始人的一個品質,做創始公司成為探索人生生命樂趣的一個最終極表現。

季逸超他并不關注于我能不能上最好的大學,但是他在19歲做出了猛犸瀏覽器。

真格投的時候,其實也不覺得他能夠直接做出有什么市場意義的東西,這也是我們真格基金最大的一個瘋狂的地方,我們投的從來不會問,這個東西能夠賺多少錢,實踐來看,老天給我們的回報非常好。

投資的工夫在投資之外,大家都在算數字的時候我就不算,你可能獲得的就是大數字,你天天算小數字,非常清晰加在一起也是非常有限的,這是人生投資創業都是一樣的道理。

第三個就是我們最自豪的一個投到的創始人,趙勇。他是Google Glass的主設計師之一,復旦大學畢業之后到了美國布朗大學學習計算機識別系統,到了谷歌。兩年前真格團隊的總經理安娜把趙勇介紹給我們,我們兩次在硅谷和趙勇喝酒,從來沒談創業技術改變世界。但我們感覺到趙勇內心涌動著一種東西,小平就開始使用他最殺手級的東西忽悠,花了一年半左右的時間。

令我們沒有想到的是,2013年趙勇拎著皮箱告別谷歌,回到小平的住處。他回來之前很多基金也是非常興奮,都說投,但是當天晚上小平告訴趙勇,其他的基金不投了,因為你現在沒有產品,也沒有什么方向。趙勇說不投我也回來了,他們不投我已經辭了,小平說,我們全投,你敢扔掉谷歌那個我們為什么不敢扔我們的錢。

趙勇這個公司第一輪融資估值非常大,趙勇給我們描述這個產品的雛形,是讓攝像頭帶上人的眼睛和人的腦子。他的公司名字叫格靈深瞳。

趙勇典型代表高大上的夢,真是工程師科學家改變世界的夢。

我們真格還投了一個做喪葬用品的公司。剛接觸這個案例的時候,真格內部有人說別投這個,有點不吉利。我和小平眼睛一亮,這個是改變人類的。人怎么活著我們不太清楚,人的終極我們非常清楚,都要死的。

跟創始人王丹一聊他帶著家庭的痛苦深刻的體驗,他是清華大學學高科技的,通過母親去世的整個過程,他覺得中國的喪葬業太不光明了,這里東西要顛覆的太多了。他說要用高科技的手段加上人文的關懷顛覆傳統認為最冰冷最恐怖的服務。現在這個服務成為名牌,叫彼岸服務。

他在積水潭醫院對面有一個旗艦店,我們為了讓它體現人文關懷,安娜請到少年派漂流美術設計,一個猶太人,從美國回來給他設計彼岸旗艦店,最后設計出來的跟蘋果一樣溫馨。讓大家像對生一樣追求死亡的關懷、溫情,把冰冷在每一個過程中讓他融化,這就是我們改變世界的一個東西。

王丹把一個最傳統的產業,最沒有高科技含量的產業帶進去科技的關注和人文的關懷。趙勇是改變世界的果敢行動,季逸超是享受生命趣味的探索,陳歐是宣告自我存在的表達。

總體來說,真格兩年投了90個公司,我們天天接觸到的嶄新一代的創業者,和我們完全不同。他們都非常陽光、自信、有真知——他們選擇的行業都是他們睡夢里也想實現的,而不是坐在辦公室里想我要創業做什么。他們早已經知道,我十年以后就是做這個。第四,有能力,非常專注。他們都有定力,有耐心。

伊人大相蕉在线看青青_伊人久在线观看视频_大香大蕉伊人之在线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