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公告

圖片新聞

文章內容

股權眾籌崛起:做草根創業者的天使投資人

發布時間:2014-06-24

互聯網股權眾籌融資模式正開始逐漸成為國內互聯網金融潮流下的新寵。無論是踩著監管紅線舞蹈而飽受市場爭議和誤讀,還是頂著“草根融資”光環卻備受創業者追捧和推崇,對于創設“大家投”眾籌平臺的李群林而言,這場眾人參與的創業投資游戲,實際上已經火了。

基于陌生人的關系圈,通過項目的公開展示尋找投資人湊齊創業資金,并以股權作為投資回報,李群林搭建的“大家投”網站成為了股權融資模式的第一個實驗對象。從領投跟投機制創設、有限合伙形式注入再到投付寶產品的問世,通過對平臺運營及制度設計的模式改造,李群林巧妙避開現有法規對股權眾籌融資的限制,順利搭建了對接投資人與創業者之間的互通平臺。

從2012年創業初期市場的冷遇到如今各類眾籌模式的興起,互聯網金融的創新依然層出不窮。李群林知道,要讓人人都玩得轉眾籌還需更多的探索和制度完善,而被業內期待的中國版“JOBS法案”(企業創新融資法案)落地,未來也將為企業創業融資開辟新的航道。“產品眾籌過于理想主義,P2P債權眾籌過于注重回報,而天使股權則介于兩者之間,是最有發展潛力的投資方式。”

上網尋找天使投資

在國內,眾籌融資平臺是個舶來品,創業者和投資人通過虛擬空間的項目展示進行資金對接,而投資回報則是相應的產品和服務。這種基于互聯網渠道而進行融資的模式,無疑可以幫助草根創業者開辟最低成本的融資和推廣渠道。2012年,計劃創業的李群林就這樣開始接觸到了眾籌融資的概念。

“原本是想做在線職業培訓項目,后來在尋找資金的過程中發現,很多創業者想找天使投資卻找不到,而在微博上很多人想做天使卻苦于沒有項目,這其實就是眾籌融資平臺的供需市場。”在李群林看來,眾籌網站運行的初衷就是要將創業者的創意展現給投資人,然后將投資人匯聚起來,為創業者提供創業資金。相比中國最早的眾籌網站點名時間這類以產品預購模式進行回報的模式而言,李群林更希望創辦一個能將眾籌游戲的轉變為草根天使投資人共同參與的投資平臺。

李群林大膽地將股權眾籌融資的模式引入自己所做的眾籌網站“大家投”(原名“眾幫天使網”)。為了增加投資人對平臺的信任,大家投設立的首項規則就是借助專業投資人的“口碑效應”,以“領投人+跟投人”機制進行投資和投后管理。隨后,大家投便找到自己的機構投資者深圳創新谷為項目進行信用背書,短短3個月時間,大家投網站成功招募12個投資股東并完成100萬元的創業資金支持。而這些投資人則來自全國多個城市,有些甚至并未在線下接觸項目就敲定了對平臺的投資。

2012年12月10日,股權眾籌融資網站“大家投”正式上線。作為國內試水股權眾籌的“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李群林明白,從監管規則的限制、投資人群體的培養、創業項目籌資運行效率以及平臺運營的制度設計等等,平臺的成長還需要跨越多個門檻,“如果將創投、金融、法律規則綜合起來,其實可以創造很多東西,這就是跨行業的思維。做眾籌平臺,就是邊做邊探索,我們只是趕上了現在這個好時候。”

戴著“鐐銬”跳舞

股權眾籌網站自誕生之日開始,便頻頻遭遇市場質疑,由于現行法規的限制,李群林所創設的“大家投”必須設計出適合平臺合法性運營的制度框架以規避風險,進一步而言,眾籌融資的核心命題在于,如何解決投資人之間基本的“信任”問題。

有限合伙成為大家投平臺的第一道防火墻。在創業者通過股權眾籌找到領投人和跟投人的支持資金后,這筆資金將作為注冊資金成立有限合伙企業,由大家投負責企業辦理的協議簽訂、工商變更等手續,投資人按照各自出資比例占有創業公司所出讓的股份,其中領投人和跟投人最低融資額度分別為融資額度的5%和2.5%,有限合伙的人數限額則被限制在40人左右。

在李群林看來,股權眾籌平臺長久運營并非為了規避法律風險,更多的在于取得投資者信任。“P2P最大隱患是資金池,如果平臺資金出現問題,就很要命了,這也是監管層關心的。為了避免股權眾籌出現同樣的問題,我從2013年開始去找銀行托管資金,剛開始大部分商業銀行都無法理解眾籌平臺的業務,后來終于找到興業銀行[-0.70% 資金 研報]總部,向他們介紹平臺運營的模式,才把事情辦成,整整花了四個月時間才建立其托管賬戶。”

所謂資金托管,正是大家投特色創新產品“投付寶”,一方面托管創業投資款,解決投資人打款問題,另一方面提供分批撥付項目公司的服務,根據投資項目進展來進行投付與否,幫助投資人降低風險。“基本上投付寶只是一個資金的存儲工具,支付環節則是通過網銀渠道,這樣一來既保證了投資人的投資金安全,也免去平臺自身可能存在資金沉淀的風險。”

除此之外,為了讓投資款順利到位,李群林不斷完善大家投的規則,比如近期大家投將會把認投額度增加到融資額度的120%,一旦打款額度達到100%,旋即結束籌資。通過超額的設置激勵投資人迅速打款,以推動眾籌項目的順利交易。“眾籌過程中有認投也有反悔,后續也會有新的投資人追加,通過激勵制度縮短打款流程,用最快的速度湊滿投資額度。”

平臺服務體系化

作為互聯網金融的新興行業,基于草根融資的眾籌模式正在為越來越多的人所知。近期,監管層也開始密集調研股權眾籌融資平臺,李群林透露,相關指導意見很快就會出臺,內容可能將涉及建立眾籌融資的投資適當性制度,并對參與項目的投資者人數、資金池模式提出規范。

在李群林看來,來自監管層方面的指導意見并非對眾籌平臺的限制,相反通過法律的規范,諸多受到市場質疑的眾籌平臺可能因此“轉正”,將有更多的人接觸到眾籌平臺,股權眾籌有望迎來市場的爆發期。“實際上,股權眾籌核心的焦點應該關注在創投上,眾籌只是一個手段,培養中國天使投資人群體,通過創投市場的成熟帶動創業企業來發展新興行業。美國的Facebook、蘋果等巨頭正是通過發達的天使投資行業獲得發展機遇,也支撐科技行業全球領先的地位。”

 

伴隨股權眾籌融資模式的興起,一批曾經參與投資眾籌平臺的創投人士也因喜人業績賺得盆滿缽滿。據了解,大家投首個投資人創新谷在2013年3月以15萬元購得大家投15%的股份,隨后大家投以500萬元估值對外募資100萬元,占20%股權。近期大家投完成第二輪融資,以3000萬元估值對外募資300萬元,占10%。短短一年時間平臺估值飆升30倍,創新谷購買的股權估值則達到了380萬元左右。如今,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跳槽轉行,準備籌建互聯網股權眾籌平臺,業內也開始出現企業通過眾籌方式給自己旗下新項目進行募資。

談及股權眾籌融資的平臺,李群林有一套自己的框架體系構想。除了眾籌融資之外,未來大家投還將加強對投后的管理,比如為創業者提供除資金之外其他方面需求的增值服務。“我們希望將提供的服務體系化,創投市場從天使、VC到投行、并購,每一個環節都有生命周期,我希望能夠將這條線做好,在中國的創投市場是一個生命,如果平臺只是專注一個點,也無法長久經營。”

大家投創始人李群林。

伊人大相蕉在线看青青_伊人久在线观看视频_大香大蕉伊人之在线9